好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2018注册送白菜网 > 散文精选 > 优秀散文 > 列表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 纯棉冬天

    如今,冬日御寒,大多以羽绒服为主,轻而暖,不是不好;但它却缺少了泥土的味道,缺少了阳光的味道,所以,对于我来说,似乎更怀念从前的那个纯棉时代。 那时侯,家家户户...

  • 乡村的碾房

    在北方农村,不管规模大小的村庄,村子里都有碾磨房,有碾子的叫碾房,有磨的叫磨房。碾磨作为一种历史最悠久的农村生活用具,是人类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从远古一直延续到...

  • 馋我的荠菜

    年一过,一晃眼就进入了三月。忙碌的人们渐渐渐变得有序起来。 三月,和煦暖阳,清闲的空间里,我嗜好到郊外徜徉,走在酥软的田地里格外舒服。绿油油的麦田已返青。脚下的...

  • 苞谷的深度

    一行行麦苗,在白石碥那梯形的土地上油润润地青绿着,在冬日万物萧疏的旷野里,密密丛丛蓬勃得直晃人的眼睛。天麻麻亮时父亲就顶着晨霜,到这里来做活了,他要赶在春天到来...

  • 老屋梨花白如雪

    三月的暖阳下,老屋院坝里那十余株梨树又开花了。 我和父亲坐在梨树下,喝茶、闲聊。母亲在一旁搓洗着瓷盆里的衣服。父亲手里拿着两张身份证,一张是他的,一张是母亲的。...

  • 枇杷熟了

    又到了枇杷成熟的季节。 每年枇杷成熟的季节,母亲都会去集市口买回一筐枇杷,为我泡一壶枇杷酒。 今年也不例外,母亲从集市上回来,左手提着一篮枇杷,右手提着一壶老白干...

  • 想起麦子

    在我的心中,麦子是盛放在春天最俏丽的花朵。它有着阳光般的色料、泥土般的气味、草叶似的芳香、秋风似的锋芒。麦子的花朵虽然绽放在田野上,喜悦却荡漾在农民的心坎里。麦...

  • 美丽的芦花

    去乐山的旅行中,汽车在嘉州港对面的山路上颠簸,疲惫的身心更添倦意。透过车窗,突然看见几簇久违的芦花,在明朗的秋阳中闪着银色光芒,骤然跃过眼底。刹眼间,勾起了我对...

  • 嫩苞谷

    嫩苞谷馍馍是嫩苞谷最麻烦的一种吃法。 掰苞谷、剥苞谷、推磨磨浆、做馍馍、用新鲜桐叶包了蒸或直接炕。孩子陪着母亲,她微笑着,把对儿女的爱都渗透到食物的每个缝隙中,...

  • 醉醪糟

    总怕外出应酬,因为不会喝酒。红酒啤酒只消半杯就头重脚轻,林林总总的白酒闻见就晕晕乎乎,我与让人欢喜让人愁的玉液琼浆终是无缘。满桌子豪情满怀觥筹交错之时,我在桌子...

  • 我们终将老去

    下班后,我急急地挽了儿子的手赶回家。父亲已经来了,默默地坐在沙发上,花白的头发有些蓬乱,清癯的脸显得更加瘦削了。他的牙齿早已掉光,上唇凹陷了进去,下巴显得更突出...

  • 老房子

    三月,春闱不开,户塬后坡还是漫山黄土,衰草连天。 那个午后,不经意中,我被黄土中一块墨绿的竹林吸引。走近竹林,一老房子若隐若现其中,给这荒山增添了一份静谧和美好...

  • 皱纹

    时光弯曲。一株古树裸露着筋骨,它流畅的线条宛如女子飘拂的衣褶,在古树遍体的皱纹里,忧伤一层层剥落而下,每时每刻都在预演落叶飘零的姿势。 我握不住她,她是那样粗壮...

  • 满眼稻梗

    收割后的稻田,稻梗齐刷刷、直挺挺地站着。没有了稻穗的稻田平整如砖。遍天盖地的黄砖一块连一块,在村前村后向天边伸展。 收割后的稻田,一方面,完成了它的使命,让农村...

  • 家乡的野菜

    乡野人家长大的孩子,对生长在田间、地头、路旁、庭院的野菜最熟悉不过了。我们这个年龄的人,小时候有谁不曾挎个小篮奔赴田野呢?随着润无声的春雨的到来,我们这种暖温带...

  • 父亲的菜园

    这真是个难得的周末夜晚。 窗外淅淅沥沥的春雨,伴随城市的夜风,轻轻扫过屋外的雨棚,犹如一首缥缈的乐曲,荡漾在如此的深夜,格外清晰入耳。 妻和孩子早已进入了梦乡。忙...

  • 老屋老灶

    因为修水库,故乡的老屋要拆了,刚接到村上通知,母亲便让我陪她回去一趟。三个小时的车程,中午时分,我们站在了大山深处的老屋前。 老屋是典型的川北民居,一间堂屋,两...

  • 种菜的乐趣

    忽然有一天,我们小区楼下的草坪允许开垦种菜了。 我打电话让老家捎来了铁锹和锄头,手忙脚乱地用了足足两个上午才铲了两畦地,手上早打了两个大血泡。那块地可真难铲,到...

  • 感悟端午

    街道巷口飘出浓浓的粽香味,告诉匆匆赶步的我们,端午节到了。 对于这个节日,我更多的记忆是小时候,每年的端午节,母亲就会给我们穿上干净的衣服,嘱咐我们不要大声嚷嚷...

  • 枣事

    秋风至,吃枣时。枣儿是秋高气爽时节,上天赐予芸芸众生的一味甘果,让人在舌尖上体味秋的美妙。成熟时的枣,状如玛瑙,圆滑可爱,可谓水果中的精灵。 枣花却是初夏时候万...

  • 这边雪景独好

    城里的表弟永远搞不明白:姥爷为什么不爱留在暖和的城里而执意回到哈气成霜的乡下去。我笑着告诉他: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听得小表弟一头雾水,连连摇头。自小生在山中的我...

  • 春来野菜香

    小时候特别盼望春天的到来!除了喜欢暖暖的天气,舒展一下蜷缩了一冬的筋骨外,就是喜欢各种野菜,因为那可以填满我瘪了好几个月的肚皮。 每当过完年,我们这些小孩子总喜...

  • 柳哨声声话童年

    走出了春寒,满目展现的春意竟是那河边的柳枝,远远望去,几缕暗黄,若雾般飘逸,渐渐染绿了潺潺流动的河水。 夕阳下,一对祖孙的身影在晃动,爷爷努力地伸长手臂,折一段...

  • 父亲的凉面

    麦收前后,一浪高过一浪的热流开始席卷大地夏天到了。 在这漫长的夏季里,别管你生活在城里,还是身处乡村,亦或飘泊在旅途中,做饭、吃饭会成为人们的共同负担。但是,如...

  • 腊月里蛋糕香

    儿时的腊月,处处弥漫着各色美食香,但令我念念不忘的还是那刚出锅、热气腾腾的鸡蛋糕。 腊月刚进,意味着离添置新衣、放鞭炮的春节不远了,可终归还是要有将近一个月的时...

  • 冬天的雪

    冬天我是不怎么喜欢的,盖因太冷的缘故,一到了冬天我就很少出门了,如果不是还要上班,我愿终日宅在家里。可我又偏偏喜欢雪,漫天飞舞、粉妆玉砌,如果在假日能遇到一个抛...

  • 母亲挂在半空中的菜园子

    老家的院子里,有两棵香椿树。每次回家一拐进胡同口,就会看见探出墙头的香椿树,或是浓郁的叶子、或是沧桑的枝干。如此的景象,虽隔着院墙,不觉已闻到母亲的味道,看到母...

  • 地瓜花开

    今年的秋天,随几场绵密的秋雨而来,来得悄无声息。雨过天晴后,久违的阳光挥洒下来,少了些许霸气,空气清新起来,天空也湛蓝了许多。路旁或远方的树木依旧葱茏浓郁,微风...

  • 白菜开花

    白菜开花了,娇黄的花一朵朵簇在一起,在这寒冷的冬日,象一盏烛火,散发着微弱却温暖的光。 使其开花的仅是一块带着菜心的白菜根。这棵白菜不大,从外到内仅剥了两次,就...

  • 乡村的年轮

    树是乡村的年轮。在广袤无垠的原野,在沟壑纵横的山岭,它们展现出昂扬的姿态,飘舞的枝叶如同猎猎旌旗,在大地上标识出村庄的版图。 村庄是人的家园,更是树的故乡。 一个...

  • 悬崖上的树

    家里有人喜欢盆景和根雕,便对一些形状各异的树多了些关注。北方许多地方多山,我的家乡更是处于沂蒙山区的腹地,在我的印象里,这里的山一向是巍峨壮观的,虽然没有南方的...

  • 从前慢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个人游览中原的名胜古迹,山川河流,足以闲情地度过一生。 八百里加急,驿站换马继续前行,或许是唯一打破慢节奏的事,想当年,从江南向都会运送荔...

  • 落日鱼鹰

    在水乡,舢子小船是最为常见的。它无帆、无舵、无篷、无桨,光溜溜一条船身。乡间的男女老少都能用一根竹篙将它使唤得神出鬼没,在河汊里拐弯抹角地蹿。倘若在船舢子的两舷...

  • 腊月上岛搡年糕

    现在的街市上天天都能买到年糕了,但那是机器轧制的年糕,总感觉味道不及海岛老家在腊月的时候用手工搡制的年糕来得香糯美妙,更没有我在读书的时候,周末赶十几公里山路到...

  • 外婆的香椿

    那是一个周末的下午,我正在街头步履匆匆。军儿!突然有人拦住了我的去路,并直呼我的乳名。我一惊,是六姨,六姨正背着乡下的背篓,汗涔涔地站在三月的阳光下。我没有你的...

  • 故乡的竹笋

    当布谷鸟儿开始满山里吟唱的时候,故乡的竹笋便开始萌发了。只要有竹林的地方,就能看见泥土里小牛角尖一样的竹笋,一排排一个个探出头来,向着天空一个劲儿地蹿着。这时春...

  • 不一样的海风

    风有不同的味道,海也有不同的姿态,二者的结合就是海风,来自海洋的风。 海风,一种独有的精灵,在蓝天下狂奔,在田野间嬉戏,在海洋上空飘扬,在海岛人心中回响。 海风,...

  • 艾草香

    似乎只有到了端午节,人们才想起艾,想起乡下这种特殊的草。对于我,艾自小就深入我的生活,并伴随着我整个童年。 在乡下,艾草遍地,是一种最为普通而常见的草。每到艾草...

  • 远去的水车

    眼前是丽江古城的木府旧址,吱呀作响的木轮按着固定的速率转动,述说着远去的故事。然而,这近乎工艺般精致的水车,置于灯红酒绿之中,太过于讲究观赏性,让我觉得有些隔膜...

  • 卖栀子花的老太

    城后密林中深藏一处开满栀子花的园圃。第一次发现它,确实有些惊诧,闹市中居然还有这么幽静馨香之地,着实让我兴奋了好些日子。 每临初夏,满园芳香,栀子树开出雪白的花...

  • 年味

    接近腊月,已嗅到了年味。年复一年,农历的腊月是人们赶场的季节。机关、企业、院校等无一例外,农人们开始杀猪宰羊,置办年货。各行业都在忙着为即将过去的年份划上一个句...

  • 我的岁月里总有母亲的身影

    那阑珊般的时光,总有一丝不可抹去,却又让我总在斑驳流年的光阴里忆起,忆起在母亲岁月里成长的我,和那一段段经年的往事。那往事,如流沙,似风云,似一剪春天的妩媚,轻...

  • 一棵树的生长过程

    六年前,我家盖了一座带院子的新房。我和妻商量在院子栽什么树。我喜欢结果子的树。妻说:那就种棵葡萄树吧,既能吃果,还可以遮阳光、挡雨。开春,妻买回来一棵不起眼的幼...

  • 麦子黄了

    一场猛然而降的雨水将入夏后骤然上升的热气荡涤一空,雨后的空气清凉、空灵、干净、清新,世间万物也都透着夏日的灿烂与耀眼。回家的路上,车窗外掠过的成片的麦子,经过这...

  • 麦田间的端午

    那个端午,没有百舸争流的龙舟,没有号角齐鸣锣鼓喧天的沸腾;没有门口斜斜摇曳的艾叶,没有雄黄酒氤氲的醇香;没有南国浓郁的鲜鱼、肉粽,也没有北方香甜的豆沙枣粽、绿豆...

  • 小麦和油菜的爱情

    小麦和油菜的爱情,是最纯真的爱情。 它们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爱情了,从小到老都在一起。 秋天的风,已经很凉了,农民将黑黑圆圆的油菜籽撒在田里,一溜一溜的...

  • 口味是母亲用年惯出来的

    饭常常是稀包谷糁子,馍也总是包谷面蒸馍。但母亲是一个讲究的人,吃饭时,不许我们吧唧嘴,不许我们拿筷子在菜碟子里乱翻,而且,一定要摆上桌子,尽管是一张不知用了多少...

  • 麦子闹春

    春天有些羞羞答答地走来,田野像小鸟似的从沉睡中醒来,轻轻抖落残冬的痕迹,露出明亮的容颜。山、川、塬齐刷刷敞开胸膛,大地一片清新,驿动的春风轻歌曼舞,召唤安静了一...

  • 冬炉暖香

    印象中,故乡的年,应该是一只火炉。 围着火炉,我第一次知道伙伴一词的由来:就是在新春佳节,几位亲人,加几位好友,一边烤火一边拉家常、看春晚,然后用一道道令人怦然...

  • 开在尘土里的花

    每一次走进校门口,总会看见她,一张朴实的脸上洋溢着亲切的笑容,没有多少言语。但每一次,心总会在这笑容里融化,融化到柔软,暖暖的、甜甜的。 每一次,当我的笨拙文字...

  • 春来榆钱暖

    又是一年春来早,柳絮满天飘,暖风轻扬桃花红了,榆钱儿串上了梢当春风吹来第一缕绿色,榆树破寒,未长出绿叶之前便形成了花,这种花就叫榆钱。榆钱儿是一串一串的,像古时...

  • 芥菜飘香

    在我们家乡,雪里蕻就是很普通的芥菜。这般绿色的菜为什么要与芥字相连?这让我想不明白。或许芥有解灾解难的寓意。据说,在宁波,有二月二吃芥菜饭的习俗,吃了不会生疥疮...

  • 又见冬瓜菜

    周末跟老公回父母家吃饭,母亲端上来一盘炒冬瓜,我几筷子抢吃了半盘,母亲说,你不是最不喜欢吃冬瓜吗?先别急着吃,这盘冬瓜我和你爸吃,一会儿你们等着吃基围虾,马上就...

  • 荠菜之魅

    几日前,逢上一个难得的晴日,出门踏青散步,没想到在一块即将开发的开阔地里,突然就遭遇了大片绿意盎然的荠荠菜。荠菜个个碧绿、生动,密密麻麻地铺满了地面。我兴奋地借...

  • 挖野菜

    野菜是一种绿色植物,它釆集天地间灵气、吸收日月中精华,是大自然施于人类的礼物。 小时候,每逢青黄不接家里缺粮时,就挖野菜充饥渡过难关。约几个小伙伴,臂挎竹篮篮,...

  • 春天的桑田

    走进春天的桑田,阳光首先照到生机勃勃的桑树,然后才是我。在偌大的桑田里,有数不清的桑树,而我,只是一个外来者,在太阳眼里,可以忽略不计。 桑树叶子长出不久,但已...

  • 青粽飘香又端午

    农历五月,水清清,草青青,粽叶也青青。儿时端午的记忆中,有挂在屋檐的艾草,有佩戴在胸前的香囊,更有那粽子飘香的甜蜜。这些多姿多彩的节日习俗,总是让人怀念。如今端...

  • 故乡的蛙鸣

    故乡是美好的,故乡的记忆,哪怕我离开的时间再长,走得再远,那里的一草一木,那里的乡亲乡事,还是那样的清晰,时常在我的梦里泛起一圈圈的涟猗。尤其是在寂静的夜,故乡...

  • 房檐水

    雨中的村庄,朦朦胧胧,很是迷人。浓云密布,雨帘低垂,几乎看不见村庄原来的模样,原野与村庄好像已经融为一体,静谧而淡泊,安宁而素雅。黛色的青瓦,细密地排布,齐整的...

  • 家乡的馍

    黄河东岸晋南的临猗县是我的家乡,那里是盛产小麦的地方。若按照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句老话,那里的麦面馍,可称得上是一辈又一辈家乡父老的命根子咧。出门三件宝馍馍、草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