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2018注册送白菜网 > 散文精选 > 情感散文 > 怀念我的父亲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作者: 风林海2018年09月12日来源: 好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2018注册送白菜网情感散文

                               怀念我的父亲

     每当看到背影两个字的时候,我便想起了朱自清先生的散文《背影》,其实背影代表了父亲和真情无私的父爱,每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都倾注了父母无限的大海一样的亲情之爱,我经常拜读朱先生的这篇文章,每次都很感慨,让我怀想往事。我的父亲在我28岁的那年离开了我们,他没有能看到我女儿出生,就走了,走的是那样的突然,走的是那样的匆忙,走的是那样的无可奈何。他的离去给了我莫大的伤悲,这是我人生中的大悲,从我父亲离开的那天,我的内心拥起了一种伤感,这种伤感陪伴我走过了灰色的岁月,到现在仍无法抹去。
  我的父亲被病魔夺走生命的时候只有66 岁,才刚刚进入老年行列,他走的那天,正值仲夏,我陪伴在我父亲身边,还有我的大哥、二哥,他们的脸色是那样的忧郁和无奈,我的泪在眼圈禁止不住地流淌下来,我的心在颤抖,父亲在最后的时刻,嘴里在艰难的呓语着什么,我们在倾听他的话语,可是是那样的模糊,仿佛不是在和我们说话,不过断断续续的听起,父亲还牵挂二哥生计,在我父亲最终的时刻,因为特殊的原因,姐夫没有来到,他是带着病的痛苦和最后的遗憾离开这个世界的,看着昔日强壮高大的父亲在走去的时候是那样的瘦小和干枯,我的内心如万剑在穿,仿佛千刀在剐,泪已经模糊了我的视线,跟父亲在一切的岁月象电影一样一幕幕呈现在眼前……

   记忆中的父亲是一个知识渊博的人。父亲是一个小学教师,我最早接受的启蒙教育来源于他。那时候,没有幼儿园读。我是从他给我讲述的故事中知道了孙悟空、鲁智深。他经常要我复述故事内容给他听,在复述中我的各种能力在不知不觉中增加。我以最小的年纪入读村小学,却能取得最好的成绩。这跟他的赞赏有关。在他面前,我总觉得自己是个好孩子,因为他总表扬我,找一切机会可以表扬的地方表扬我。能流畅地复述他所讲的故事,他说我记忆力强;能心算三年级的数学题,他说我思维敏捷,虽然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思维”是什么,总觉得是好就可以了;经常以最快的速度做好作业,他常摸摸我的头,给我一个欣慰的笑容;……在他的影响下,我小学打下坚实的根基,我从小就知道自己的使命:学习,除了学习还是学习。

记忆中,父亲是一个奔波劳碌的人。他原来是一个县城附近小学的校长,因为文革下乡,他被下放到很偏远的农村,我和姐姐就是在那个年代出生的。在我懂事的时候,我常见到他不是在家里备课就是在田间帮母亲务农。那时候,家境贫寒,常常有断粮的时候。有一年,大年三十,他带我去邻村借米。我跟着背着一袋大米气喘嘘嘘的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的父亲,问:“爸,为什么我们要去叔叔家杠米,他借我们的米吗?”父亲边走边说:“孩子,这是借的米,我们过年没有米吃,你必须好好读书,将来赚到钱,爸就不用跟别人借米过年了。”“哦,我知道了。”我似懂非懂。但我懂得穷人家的孩子就要努力读书的道理。父亲用生活的现实告诉我读书的目的。

记忆中,父亲是一个能干的人。在我十岁那一年,因为政策放宽,大部分知青返城。全家跟随父亲搬迁到县城居住。这个时候,因为父亲的肝病,提早退休。母亲在一家工厂打工。为了供我们四兄妹读书,他依然转行从商。从不懂到懂,抛下知识分子的尊严,他在街上摆摊卖豆腐。每天天没亮父亲就要起床制作豆腐。炎炎夏日,他要在街上叫卖;绵绵细雨,他要在雨中穿梭。风雨无法阻止他忙碌的身影,即使艰难的环境,他仍能保持乐观的心境。他常对我说:“孩子,放心读书,即使卖豆腐,我也能供你读大学。”即使很忙,父亲也要检查我的作业,每当我取得好成绩,他总是遵守承诺,从有限的开支中奖励我一些零用钱。每当我从父亲手中接过由一张张五角、一块散钱凑成的学费的时候,感觉到父亲赚钱的辛酸,总想对父亲说句:“爸,您辛苦了!”可惜,我一直没有说。等到我想说的时候,父亲已经永远听不到了。

随着我们几兄弟的长大,家里的负担更重了。卖豆腐的收入除了能为我们带来两间瓦房勉强有个栖息地之外,显得更加拮据了。我读高中的时候,二哥已经初中毕业。父亲依然抛弃卖豆腐的行业,转开饮食店。在已经出来工作的大哥的帮助下,饮食店终于开张了。二哥管厨房,父亲和母亲管财务和杂务。父亲更加操劳了。但这个时候,他的身体看来还算健康。看到父亲忙碌的身影,我心里对自己说:“我出来工作后,一定不能让父亲操劳。”

在父亲的支持下,我终于考上了大学。父亲的负担更重了。但他仍然很乐观,经常对亲戚说他劳累不要紧,毕竟他儿子成为全村第一个大学生了!笑容洋溢在他的脸上。在外求学的我却不懂得珍惜,挥霍着父亲的血汗钱!

记忆中,父亲在一天一天地苍老。记忆中的父亲是身材魁梧,高大的形象。在外求学多年,见父亲的时间逐渐少了。临近毕业的那一年的某一天,突然接到大哥的电话,说父亲因为胃出血需要住院。匆忙赶回家,在人民医院见到憔悴的父亲,苍白的脸色,正在打吊针。“爸,你怎么啦?”我仍是孩子般的问候。“没什么,吃多一点辣椒而已,你大哥多虑了,叫他不要打电话给你。学业要紧,明天回学校吧。生活费还够用吗?”父亲虚弱地说。看着药水一点一滴地注入父亲的身体,我揪心地痛。我一直以来背靠的大树开始摇摇欲坠,想着自己荒废的学业,心里充满对父亲无限的愧疚。

   大学毕业的时候,为了我工作的分配问题,父亲也到处奔波。有时候,我也跟着他拜访他原来的同事,看到他求人时的低声下气,心里更加感到愧疚。父亲一辈子都在担心我的前途!在父亲和大哥的帮助下,工作终于有着落了。参加工作第一年的时候,领了效益工资,春节前夕,带着父亲在市场挑选衣服,一件大衣。这是我第一次买衣服给父亲。过年的时候,父亲却几乎天天穿着,到处跟亲戚说:“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大衣!”看着穿新大衣的父亲,我想起了父亲每年买衣服给我的情景。他为我买了23年衣服,我却只为他买一次衣服!没想到这是我第一次为他买衣服也是最后一次为他买衣服。

       在以后的几年里,虽然工作很忙,我也曾陪他去买衣服,但他从来不去。说他衣服够穿了。饮食店已经完全交给二哥管理,父亲应该享清福了。但他反而没有以前那么开心。他总是催我结婚。但我总是找借口回避。期间,父亲也曾因为胃出血住院,后来检查肝也有问题。父亲在一天天地苍老。2002年,我终于结婚。这个时候,不但父亲老了,奶奶更老了。

     结婚没多久,我妻子就有了身孕。一家人在快乐的气氛中等待我女儿的出生。2002年7月中旬,奶奶高寿无疾而终。奶奶出傧的那一天,父亲因为伤心过度,病倒了。连夜送往医院住院。医生检查,肝癌。我们不敢把这一消息告诉父亲,但父亲可能已经感觉到自己的日子不多,因为他在住院的这一段时间几乎在迷昏中度过的。后来病情严重,转送市人民医院病重科。我几乎天天陪伴他面前。但他已经说不出完成的一句话了。他有一天,他说他想见他的在市居住的堂叔,我们辗转找到堂叔,父亲断断续续对堂叔说:“当年我们曾为了一些事争吵过,你现在还怪我么?”年迈的堂叔用他沙哑的声音说:“当年是我做得不对,经常顶撞大哥您,没想到你现在最想见的人是我。”

   那一夜,是父亲病重以来最清醒的一夜。我曾问他对我们有什么话要说。他说:“家和万事兴,你跟你大哥我不担心,你哥哥没有帮助,你们要帮助他。***妈一辈子没有住过楼房,可能的话,让她晚年住上楼房吧。很遗憾,不能看着孙女出生了。”“爸,你放心,我会的。”连续几晚的熬夜,我的声音也变得沙哑了。

   这可能就是回光返照了。第二天开始,父亲昏迷不醒。医生吩咐准备后事。我们又把父亲转到县医院来。在县医院,父亲也曾醒过一会儿。交待要把他葬在当年他下乡的地方。那一晚,我握着还有温热的父亲的手只是打了个盹,醒来的时候大哥告诉我,父亲走了。

      父亲就这样走了,我这个不孝的儿子还来不及孝顺他。“子欲养而父不在”。我背靠的大树倒了,小树也逐渐变成大树,支撑一个新的家。大树倒了,但大树的顽强不屈精神永远留在小树的心里。

    

[编后话]父亲去世11年,我也完成父亲的遗愿,建了楼房给母亲居住,母亲住一楼,我们住二楼。女儿取名湘怡,就是要她做个有灵气的快乐的女孩的意思。父亲的精神总算能延续下来。

谨以此文怀念我亲爱的父亲!

                                   本书成书于2009年